飄眉、繡眉、眉型修改

星期日談情﹕沒工夫漂亮

sina新浪香港/明報/編輯 蔡曉彤/2009.08.23

上星期和家人在三亞渡假,因為心血來潮想試試古銅色,所以我每天都出去曬太陽。

我母親是皮膚科醫生,但我從來不聽她的。伊多次恐嚇及勸阻我無效後,有一天在我們出外就餐時,

指着一個正向我們走來乞討的女人對我進行現場教育﹕「你想曬成她這樣嗎?」

我望着那女人如老農一樣的「窮黑」膚色,輕聲抗議道﹕「我要曬成章子怡那樣的!」

伊給了女人一塊錢,看也不看我一眼,平靜地說﹕「你長成章子怡那樣也沒用。」


文 王雅雋

對於我的尊容,某一期文章的個別讀者已經領略過了(感謝你們的投票,但我沒有獲選去印度)——憑良心說,我長得實在不能算嚇人吧?因此,本着「不求有益,但求無害」的宗旨,多年來我不施脂粉,一向樂於以本色示人。

更多關於飄眉繡眉,請找黛玲

漂亮的成本

據我觀察,有些女人的漂亮指數是與她們出門前所需要的時間成正比的。譬如我表姐,雖然姿色中上,可她每次出門,哪怕只是去上班,沒有兩個鐘頭的梳妝打扮是一定出不了門的——如果這天沒有給她充分的時間化妝,她就沒辦法進入狀態,走到哪裏都要照鏡子,還容易對人發脾氣。她是個不怕遲到的人,尤其不怕讓跟她一起出門的人等她。

有一次她預約早上九點半去醫院開刀,結果六點半就起來化妝。到了醫院,我母親看見她,上來第一句話就是﹕「來開刀還化妝?趕快把口紅擦掉,不然手術過程中缺氧都看不出來!」後來母親偷偷告訴我,她說這話的時候心裏十分痛快,平時礙於不是自己的女兒不好教訓,那天終於給她找到一個正當理由。

於我表姐那樣的女人,出門前的一番「精雕細琢」已然內化並上升為心理需要,與本人長相、出門目的和約會對象統統無關,說得好聽點是「對自己有要求」。有句流行語一直是她的座右銘﹕「永遠以你最美麗的樣子出門,因為也許在下一個轉角就會遇到真命天子。」如今她已婚了,便聲稱扮靚是為了自己,反正不能素面朝天地見人。


不漂亮就不活了嗎?

男人們的確是比較喜歡女人化妝的。此話怎講?通常我用一句話就能打消我的男性朋友對於某個女人好奇想見面的衝動,我說﹕「她皮膚不是很好。」我們知道,男人不一定都喜歡女人化妝,但是會化妝的女人一定能夠遮瑕。

只有極少數清醒睿智言行一致的男人對化妝的女人沒有興趣——不過能修到這種境界的男人,恐怕全人類在眼中也沒什麼差別。大多數男人,你把他牽到街上去看看,那些能使他聚焦的保證全都是化了妝的漂亮女人(為此我常懷疑男性眼球的像素不高)。

因此,我從不反對「女為悅己者容」,我反對的是「女為悅己容」。從哪天開始,女人梳妝打扮是為了討好起自己來了?

眉毛沒有畫,就不敢見人了嗎?
髮型不滿意,就不想出門了嗎?
找不到「那一件」衣服穿,人就打不起精神了嗎?

朋友,不用這麼哀怨吧?日子完全可以過得有點靈活性,有些創意吧?為什麼你討好男人和你自己用的是同樣的辦法呢?

又是從什麼時候起,「美容」和「養顏」變成了女人幸福感來源的不二法門?


保養的成本

由此我們不得不談談「保養」。女人要保養,由內而外,連頭髮帶指甲都要保養。不保養的女人就是醜女人,按照護膚品廣告的翻譯,即是﹕懶女人,窮女人,蠢女人。

有一段時間我結交了幾個美女朋友,她們致力為我揭蒙開蘙,培養我的「女人味」。我發現自己實在是力不從心——要做一個有「女人味」的女人真是要不惜代價不怕麻煩﹕不但要吃得好,穿得好,用得好,還要持之以恆。總之這樣保養下來,一輩子做好這一件事情工夫也就用得差不多了。

我的朋友坐在沙發上慢條斯理地塗着指甲,說﹕「你不覺得這樣很放鬆麼?」她倚在牀上閉目養神地敷着面膜,說﹕「你不覺得這樣很享受麼?」

問題是﹕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保養,難道不像做功課麼?

她有點不耐煩地說﹕「那你還要吃飯睡覺呢!做女人是要keep的。」

那麼錢從哪裏來?這位朋友,正如許許多多在自費保養的年輕新女性一樣,每月的工資幾乎都用在了臉上和身上。辛辛苦苦掙來的錢,都花去「keep」。

可是,與時間在臉上打仗,這難道不是注定要失敗的嗎?

我的朋友回答﹕「就算老,我也要優雅地老去。」

她從二十三歲起,就着手準備「優雅地老去」了。可這夜夜眼霜,二、四、六面膜,隔周上美容院的「享受」和「優雅」,在我看來,怎麼彷彿有點焦慮呢?

而我只想激昂地老去,把日子過得讓我顧不上我正在老去。


資料來源: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23/1/1/1240611/1.html



引用通告地址: 點擊獲取引用地址
標籤: 飄眉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1105